官方微信公众号:investheb

首页>工作动态>新闻动态

“项目等地”变成“地等项目”

——衡水“标准地+承诺制”改革破解项目落地难题

发布日期:2019-12-05   文章来源:河北日报

       10月25日,衡水市故城县经济开发区,河北全利塑胶包装产业园施工现场一派火热,新建生产车间已拔地而起。

       从6月28日签订土地出让合同,到现在一期11万平方米的主体工程建设将近完工,在河北全利塑胶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小更看来,这样的落地速度在原来想都不敢想。

       近几年,围绕优化营商环境,我省各地进行了多项改革,但招商引资项目落地慢、落地难依然是阻碍经济加快发展的障碍之一。如何破解项目落地难题?衡水市进行了改革探索。

       今年年初,在“三深化、三提升”活动中,衡水市在省级以上园区试行企业投资项目“标准地+承诺制”制度改革,让“项目等地”变“地等项目”的同时,也将“好地用在刀刃上”。

 

       曾经等黄了项目,现在备好土地等项目

 

       2018年从旧址搬出时,落户衡水市故城县并不是河北全利塑胶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一选择。

       赵小更曾带领团队考察了很多地方,山西、山东、内蒙古……“有的地方政府说可以为企业提供上千亩的建设用地,可去了一看,竟是大片的荒地,距离能够施工建设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对于企业来说,时间就是效益!企业搬迁,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订单流失,如果新厂建设太慢,就有可能造成更大损失,企业等不起。”赵小更坦言。

       时至今日,曾在衡水市桃城区赵圈镇负责招商的相关人员依然对两年前一个“流产”的投资项目感到遗憾。

       那是一条锂电池系列产品生产线,在当时算得上业内领先的技术。很快,政府和企业谈好了合作意向,但征地、调规、审核……一系列的土地手续历经了一年半。最终,项目落地开工的速度输给了技术更新换代的速度,当能够进场施工时,技术已经落后于市场发展需求,最终遗憾“流产”。

       因为项目落地难,曾经一些地方政府为促使项目尽快上马,默许企业通过各种方式回避或规避审批核准。有的地方甚至用行政力量直接推动,导致了一些违规操作案件的发生。

       四处寻找“新家”的赵小更对此直言不讳:“说实话,尽管有政府‘撑腰’,但手续不全,项目的建设也总是一波三折。”

       改变始于今年年初,衡水市借鉴先进地区经验,研究制定了《关于在省级园区试行企业投资项目“标准地+承诺制”改革的意见》,打造企业投资项目“标准地+承诺制”模式。在园区内符合城乡规划、土地利用规划的区域,对收储土地的投资强度、亩均税收、规划指标、能耗指标、环境指标等进行标准化后再进行出让。

       6月19日,包括河北全利塑胶科技有限公司在内的9家雄县外迁塑料行业企业,签订了投资项目“标准地+承诺制”承诺书。6月28日,这9家企业分别与故城县自然资源局签订共284亩土地出让合同,建设河北全利塑胶包装产业园,这也是衡水市企业投资项目“标准地+承诺制”改革的第一单。

       首单的成功实践,助推“标准地+承诺制”模式快速推进。目前,衡水市在故城县、高新区、阜城县、武邑县、深州市等5个县(市、区)开展了“标准地+承诺制”改革,其他各县(市、区)也在加快推广。

 

       土地带“标准”出让,企业按“标准”承诺

 

       在衡水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副调研员李艳梅看来,“标准地+承诺制”其实是政府与企业之间进行双向承诺的一项改革。

       衡水市要求各试点省级园区管委会提前收储土地,并将收储的土地打包组织开展环境影响评价、节能评估、防洪影响评价等区域评估,做成标准地。

       出让前,土地不仅具备了九通一平等“硬条件”,也办好了招拍挂前的相关手续,实现了变“企业单个项目付费”为“政府统一打包买单”。经过土地招拍挂拿到不动产权登记证后,企业仅需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施工许可证,不用再进行其他审批,就可以进场施工。

       正是借助这项改革,武邑经济开发区吸引了来自苏州市吴江区的企业,投资建设河北盈通纺织科技有限公司纺织服装文化产业园项目。

       “原来为办理各种区域评估,我们需要跑十余个部门,时间成本高、精力耗费大。如今,土地到企业手里时已经是‘熟地’,经过招拍挂,一个月就能拿到不动产权登记证。”盈通纺织科技有限公司纺织服装文化产业园项目负责人殷建行告诉记者。

       在该公司拿到不动产权登记证时,武邑县行政审批局也做好了为公司发放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施工许可证的准备。

       从企业等政府到政府等企业,得益于“标准制+承诺制”改革改变审批模式,前移审批服务。以往土地招拍挂结束后,企业拿到地,才能做规划设计图,政府再进行审批。审批合格后,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施工许可证。

       “现在,在土地招拍挂公示期间,企业就可以根据‘标准’同步完成规划设计图设计,职能部门也可以提前介入指导,并开展审批等相关服务。”衡水市行政审批局副局长石红岩介绍。

       为此,衡水市各试点园区先后设立了政府代办员,并打破以往各个审批环节互为前置的限制,由各部门同时进行审批。在拿到不动产权登记证后,企业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规划许可证和施工许可证,较常规审批平均可提前30天。

       政府为企业拿地提供便利,企业也相应作出承诺。

       武邑县在“标准地+承诺制”改革中,对“标准地”量化了控制性指标,明确了土地出让的固定资产投资强度、亩均税收、规划指标、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园区总量控制指标(环境类)等5大量化控制性指标。项目落地之前,企业需要对控制性指标进行书面承诺。

       “为确保企业承诺事项全部实现,各试点园区还要在改革中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和诚信监管,并将对失信行为联合惩戒。”衡水市发改委副主任许恒淼介绍。

       截至目前,衡水市各县(市、区)已落实园区企业投资项目“标准地+承诺制”备选用地4478亩。按照“标准地”已开展和正在开展区域评估2735亩,14个企业投资项目按照“标准地+承诺制”的模式推进,已完成土地摘牌出让交易1717亩。

 

       解决“地、钱、项目”等难题,确保项目真正落地到位

 

       从签订“标准地+承诺制”改革的第一单开始,故城县经济开发区常务副主任李晓平就不断接到周边县(市、区)开发区的电话。

       “你们如何收储土地?”“怎样打包为土地作区域评估?”“收储土地得需要钱,哪儿来那么多钱?”……

       为什么改革能在这里实现?

       因为这里突破了“地从哪儿来、钱从哪儿来、项目从哪儿来”的难题。

       为了确保有地可收储、有收储资金可用、有好项目能来,衡水各试点园区从“关键点”突破,挖掘潜能与盘活存量并举。

       以故城经济开发区为例,该区建立了土地储备项目库,一方面对区内符合两个规划未征收的1200亩、已征收未配规划指标的2725亩土地积极跑办指标,作为“标准地”重要来源;另一方面统筹运用府院联动、综合治税、有偿收回等多种方式,对长期闲置和低效利用的1300亩土地进行清理整治,尽快收回土地,统一纳入土地储备项目库,尽可能多地打造成为“标准地”。

       为筹措土地收储资金,故城经济开发区探索了争取地方政府土地储备专项债券为主、地方财政资金支持为辅的资金投入模式,将符合规划的土地打包组卷立项,申请“土储债额度”。同时,引入市场机制,依托区内衡德招商公司为平台,积极探索与衡水银行洽谈合作,拟推出专项资金产品,保障土地收储资金需求。

        “现在全省正在开展批而未供和闲置土地盘活利用专项行动。土地准备好了,没有项目怎么办?”外界的疑问一个接一个。

       根据《河北省批而未供和闲置土地盘活利用专项行动方案》,批而未供和闲置土地与新增建设用地报批、土地利用计划分配、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改和耕地保护责任目标考核挂钩。

       为了避免出现“批而未供”现象,在打造“标准地”的同时,衡水市各试点园区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吸引重点项目。

       “有了‘标准地’,各试点园区能够带着明确的产业、区块和标准,去招引大项目、好项目、优项目。这对于我省各地开发区探索招商引资新机制具有示范意义。”省商务厅开发区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认为。

       10月15日,省商务厅将衡水市“标准地+承诺制”改革作为典型向各市(含定州、辛集市)推广。

       该负责人表示,在衡水市的改革中,对于政府来说,由被动等待企业上门到主动代企业跑办手续,部门职能也由重审批变为重服务重监管,有效推动了政府治理方式转变,实现了企业投资项目再提速。而对企业来说,由“项目等地”向“地等项目”的转变,缩短了投资期限,增强了企业市场把控主动性,并推动了土地节约集约化利用,倒逼企业转型升级。

       下一步,衡水市各试点园区还将探索建立建设项目全流程监管平台,将所有建设项目办理事项、监管事项纳入平台管理,做到审批与监管无缝对接。同时,强化事中事后监管,防止出现管理真空,杜绝一供了之、一签了之,确保项目真正落地到位。

       □记者 宋 平 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