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investheb

首页>投资研究>区域经济

昔日乱石纵横 今日花果满山

——看武安如何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发布日期:2019-09-16   文章来源:河北经济日报

       “你们看,这庄稼、果树,长势不错吧!”

       季夏傍晚,阳光明朗。记者站在武安市金葫芦矿矿山修复治理示范区的制高点,顺着该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主任科员刘向东手指的方向放眼望去,层层叠叠的梯田像一块块不规则的玉片缀满博大的山体,满目青翠,充满生机。夕阳下的太行山显得格外美丽。

       “这里几年前还都是废弃的矿井、塌陷的矿坑和满地碎石。”刘向东说,如何将渣堆、采坑变为可耕地,如何恢复千疮百孔的群采区生态?这是近年来武安市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临的重大课题。

 

       山上的“疤瘌”,让人看了心痛

 

       “这里以前有几十个采矿厂,矿厂荒废后山上除了矿坑就是碎石,遇到刮风下雨,有些碎石还会从山上滚下来,环境特别差。”在西寺庄乡中寨村村北的金泉农业园里,刘向东告诉记者,以前,由于矿山占用大量土地,中寨村3000多人,耕地才1000多亩,人均只有三分地,而且受环境的影响,村民收成不好,收入不高,纷纷外出打工。

       谈起当时的情景,矿区的村民们都有同感。村民老郭告诉记者:“那时候在村里生活,出门一脸土,望山光秃秃。开矿让矿主富了,可他们走后,山上到处都是‘疤瘌’,看着心痛。”

       据了解,上世纪90年代末,在采矿业发展最高峰时期,武安市有各类矿井3000多口,因采矿造成的废渣尾矿压占、植被破坏、土地塌陷面积近10万亩,对矿区地质、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矿区群众生产生活受到困扰。

       要想摆脱困境,生态环境治理迫在眉睫。

 

       治山是一场硬仗,有决心还要讲科学

 

       还矿区绿水青山,矿山修复治理是必须要打好的硬仗。

       然而,要解决无序开采留下来的“生态欠账”并非易事,需要资金、技术、人才等各方面的支撑和支持。

       为解决这个难题,经过积极争取,中寨村被列为矿山环境治理示范区项目,投入地质环境专项资金4800万元、地方政府配套资金400多万元,分3期进行整治。

       治理的过程有一套复杂的流程,矿渣就地填埋,所有碎石拉走,新土运来后不能马上种粮食,需要先通过耕种向日葵、萝卜等作物养地,增加土地肥力,新土变成熟土才能种植庄稼和果树。刘向东说,目前中寨村村北燕山西部铁矿治理项目通过科学整治,已完成土地修复710余亩,废弃地已变成可耕田。

       不仅是燕山西部铁矿区,武安在全市打起了一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攻坚战。

       为筹措治理资金,他们采取争取上级专项资金扶一点、乡村集体投一点、政府补一点、群众集一点的“四个一点”模式,累计投入资金达2.3亿元。

       本着“先易后难、以点带面、分批实施、逐步推广”的思路,探索出了各具特色且成效显著的治理方式。

       在治理西石门铁矿时,考虑到该矿开采时间长、规模大、紧邻河道等特点,对其废矿渣、尾矿砂进行综合利用,消除了河道阻塞的安全隐患。

       ——在小汪、常寨治理过程中,通过对该矿区进行耕地平整复垦,累计恢复土地123亩,筑护村坝4100余米,植树5000多棵,清理废矿渣10万余方,大幅度提高了耕作条件。

       ——对于国有企业破坏的土地,按照“谁破坏、谁治理”的原则,督促有关企业落实矿区环境治理主体责任,形成推进工程治理与边开发边治理双轨运行态势。

       ——对于在生产的集体个体矿山企业,做好治理保证金收缴,督促企业加快推进矿区治理或组织治理。

       通过因地制宜、精准施策,武安很多矿区旧貌换了新颜。

 

       矿老板回乡再创业,废矿山变身生态园

 

       “我这些大白鹅好吧!我可稀罕它们了,一有时间就来养殖场,听它们叫,看它们玩”。在郝运生的养殖场,看着散养的几千只大白鹅或悠闲觅食或引吭高歌,确实惬意。

       郝运生是前面提到的中寨村金泉农业园的“园主”,也是曾经的“矿老板”。正是看着山上的“疤瘌”心疼,他才拿着在河南开矿挣来的钱,回乡搞起了农业园,反哺家乡和父老乡亲。2008年,他在中寨村修复的矿山上搞起了种养循环农业,他的农业园种植着饲用玉米和苹果、核桃、葡萄等果树,养殖着牛、羊、鸡、大白鹅等畜禽。饲用玉米青贮饲养牛羊,牛羊鹅的粪便用于沼气池,沼气供村民生活用气,沼液、沼渣还原到治理和恢复的土地上来改善土质。就这样,一条完整的生态链在这里科学地循环起来。

       无独有偶,在矿山镇洪山村,村党支部书记郭万山不当矿老板,回村治山的义举,感人至深。自2001年至今,郭万山累计投资2400余万元,成立了远近闻名的华硕林果合作社,在矿区植绿上千亩。洪山村村民也借此年人均增收3万余元。

       在揽秀园农业示范区,在金葫芦矿区,在兴龙矿修复区,在西石门矿区,在大大小小几十处矿山治理现场,记者看到,昔日支离破碎的山体正发生“美丽蜕变”,也深切感受到了武安市上上下下让“矿山变青山 矿区变景区”的决心和斗志。

       “去年以来,我们累计完成露天矿山生态修复2000亩以上,植树超过30万棵。同时,开展小铁矿、小煤矿矿区整治,累计完成治理面积12000多亩,恢复植被9000多亩,恢复耕地3000多亩,植树80多万棵,填充废旧井筒300多眼。”刘向东说。

       “昔日是满目疮痍,沟壑遍野,乱石纵横,如今是绿树成荫,鸡鹅成群,果香满园。这矿山治理好了,真是让人舒心畅快!”站在中寨村金泉农业园的葡萄架下,说不清来过多少次,亲眼见证了废矿山变身可耕田的武安市外宣局局长王海波感慨地说。

       □记者 张凤环 吴绍冰 曹巍